-理想中的乌托邦是任何人都不被任何人寄予任何期待也不去给别人套上名为【希望】的枷锁的世界-

关于

【橙拿橙】musicミュージック/短篇fin


*勿代三
*ooc
*校园paro
*可能会出现昵称等po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意思的东西……【】
*可以接受的话


“将你将我将一切踏响吧……。”
“——在将你我全部都抹去之前。”

夏日的阳光灼烧着大地,空气扭曲着模糊了视线,蝉趴在似乎被炙考得焦黄漆黑的枝桠上不知疲倦地连续唱着。
“n-buna前辈?”
orangestar像往常一样敲了三下生徒会室的门,在得到答复后轻推漆木雕花的厚重门板。
“今天也辛苦了orangestar君……。”
听见开门的声音,n-buna放下了手中的笔,将文件摞成一堆放在桌角,笑着转向门口。
绝妙的背光角度,纱帘被微的热风吹得扬起,笼住了学生会长一半的清淡笑容。
——都是套路——还是少女漫中经常出现的那种——可是orangestar还是觉得脸慢慢地开始发烫。
朦胧。
似乎是夏天——

“orangestar君,orangestar君——?真是的,明明说好了一起去花火大会的……啊呀啊呀,真是让人有些小伤心呢。”
“……”
orangestar有些怔愣。
——啊。对了。
这是orangestar高中毕业以后的第三个夏天。
u-buna比orangestar大一级自然早他一步毕业。orangestar故意不去打听前学生会长选择的大学,按照自己的意愿填报了本地还算不错的大学,没想到新生入学第一天——
“……呀……。这不是orangestar君吗……?又见面了喔……。”
来迎接的学长是熟悉的——占据了心里最柔软地方的人。
“……n-buna。”
没有敬称。
——似乎没有了隔阂。
忍不住轻声呼唤那人的名字。
忍不住快步走过去。
忍不住一把抱住仍然清浅地笑着的人。
听见似乎是怀里传来闷笑的声音。

“嗯……我一直都在哟♪”

“……orangestar真是冷酷无情啊。抛下自己的学长一个人在电话另一头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的话、其实很失礼喔……?”
从回忆中缓过神来。
蝉依旧叫着——

“呐orangestar,听说一起去花火大会的话——”
“嗯,我知道的。”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n-buna桑。

不、仅仅是作为n-buna来说。











*看到这里真是感谢quq
*似乎看到过一起去看花火大会就会一直在一起的说法,所以借用了下……?
*一点都不美味
*空雨我爱你!!!

以上。

总体是大感谢(=´∀`)人(´∀`=)


评论(3)
热度(20)

© 村濑夜烦_aichi教徒 | Powered by LOFTER